代孕、取卵、强奸……揭秘上海红楼的玄幻往事

发布日期:2021-09-18 06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实在难以想象,在 2021 年还会见到如此狗血的事件,仿佛再次目睹了上世纪的黑社会。

  从外边看,这栋大楼平平无奇,一层的外墙为红褐色,二层以上是黄色,因为年代久远,墙体颜色已经变淡。

  2012 年,这里还叫 惠昌旅馆 ,两年后,改名为 创富大厦 。不过,当地人更习惯称之为小红楼。

  差不多有 10 年时间,大楼没有对外营业。并且,楼下常年有两个保安守着,偶尔还在门口放一只大狼狗。

  无数人从楼前来来去去,没有人知道门内发生了什么。即使说出来,想象力不足的人,甚至都不敢相信。

  故事主角叫赵富强,和他一起住在红楼的女性,有 3 个人和他有过婚姻关系,至少有 6 个为他生过子女。

  这些人要被迫营业,为主人赚钱,还要作为主人的 性贿赂 的资源,仿佛 性奴 。

  2019 年夏天, 红楼 突然被贴上封条,再后来,可能是大楼里的工作人员,因为几个月没拿到工资,曾从里面搬走一些东西以抵工资,到 11 月, 红楼 外面搭起建筑用的钢架,有工人忙着上上下下,似乎是要重新装修了。

  如今,很多人经过这里时,都会停下来驻足观望,还有人干脆聚在路口,用上海话谈论着这栋楼的传说。

  1973 年出生于江苏泰兴农村的赵富强,虽然家庭窘迫,但作为家中独子,他自小就备受宠爱。

  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,父亲对他的期望很高。希望他能读书出人头地,但赵富强勉强上到初中,就放弃学业,跑到邻村学起了裁缝手艺。

  此后 10 年,赵富强靠着做裁缝,辗转于江苏泰兴、启东,最后在上海落了脚。

  小裁缝赵富强精明胆大,手艺又极好,很快在上海赚到了钱。但他不满足于此,大概在 2000 年前后,又在裁缝店外开设了两间美发店。

  赵富强通过招聘,将年轻女孩们骗来,或者嘘寒问暖,或者威逼利诱,强迫她们与自己发生性关系,并拍下照片作为威胁,要求她们卖淫。其中,就有赵富强后来的妻子之一。

  她们被迫签下高额借款合同,就连接客一次获得的150 元嫖资,也全部落入赵富强的口袋,只在年底可以拿到少数生活费。

  女孩们如有不从,动辄招来拳打脚踢,有的甚至被切断输卵管,有的人隐私部位被刺以 赵富强专用 字样,还有的人遭遇取卵代孕,造成身体损害,终身无法孕育孩子……

  这样 非人 的待遇还不够,赵富强还会控制她们的思想—— 会负责一辈子 , 垃圾、狗屎,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……如此软硬兼施,最早的一批 小姐 ,反而成了赵富强的最忠实的 赚钱工具 。

  在经营 美发店 的时候,赵富强又发现,商铺转租也有很大的利润,一间普普通通的门脸儿,租下来做生意,远不如高价转租来钱快。

  问题是,一般短期租赁合同,房东是不允许转租的。但赵富强会通过欺诈、蒙骗等手段,将同意转租、长期租赁不涨房租等条款夹在正常合同里,诱哄房东签下。

  如果房东准备上诉,赵富强则会告诉对方,我养的人,有精神病、残疾人,你有精力搞,我可以陪你搞一年,期间还安排人通过滋事、撬锁等方式进行敲诈、恐吓。

  多数房东扛不住这样的 攻势 ,或赔钱了事,或睁只眼闭只眼,赵富强如愿成了 二房东 。

  面对租客,赵富强依然巧立名目,收取转让费、物业费、手续费等各种费用,如逾期不缴,晚 1 天按当日房租10 倍计算租金,晚 3 天则会被 清场 轰出去,前期保证金等各种费用,概不退还。

  有内部人员说,赵富强及其公司,每个月都有十几起官司,但多数都被他用暴力、软暴力手段解决。

  通过这样的 套路租赁 ,从 2012 年到 2019 年,赵富强掌握了遍布上海 9 个区、1300 余处的商铺,共计获利9.7 亿元。

  所谓的 动迁清场 ,交到赵富强手里,变成了在承租人店里倾倒黄沙、水泥,封堵大门、断水断电,变成了夜间猛敲卷帘门,持续不断地骚扰、推搡冲突,那些被派去滋事的人,如果被警方拘留,还能拿到赵富强的补偿金。

  最终,这些国企房源,也低价落入了赵富强手中,仅判决书记录,赵富强就非法获利5400 万元。

  在这些暴力的 赚钱模式 稳定之后,赵富强还开了三家 汇吃汇喝美食城 ,计划靠美食业务 洗白 ,不过面对美食城租户,他最终依然走回了 套路租赁 的赚钱模式。

  2014 年,赵富强租下许昌路 632 号的 创富大厦 ,作为自己的大本营。

  整体为欧式装修,水晶吊灯,銮金浮雕,大理石立柱,真皮沙发随处可见,就连地板瓷砖的缝隙,也用金粉填满,内设有餐厅、茶室、卧室、办公室、KTV、洗衣房、化妆室等,一应俱全。

  这里居住着赵富强、十多名女 助理 ,还有部分女 助理 的亲属也被安排住下,负责清洁、安保、维修等工作。

  这十多名女助理,一起组成了公关部,她们的主要工作,就是吃请、性贿赂被邀请到这里的各路官员,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,一些隐秘的画面被记录下来——这是赵富强在金钱贿赂之外的另一重手段,用性贿赂、威胁等手段,稳稳攥住这些前来享乐的人。

  这些在红楼 吃饱 的官员,又通过层层介绍,为赵富强打通了更上层、更核心的关系网,报警只是被警示,诉讼被压下,赵富强似乎可以横行杨浦区。

  她们被要求参加各种按摩、跳舞、武术培训,招待陪客时,管家管婆论坛。用餐礼仪、点烟、聊天内容都有相关规范,还有奖惩制度。

  根据不同的需求,被 分派 给不同的人,喝一壶酒,奖励 500 元,陪领导聊天唱歌,奖励 600 元,边唱边跳,奖励 900 元,陪睡一晚,能拿到 7000-10000 元不等的奖励。

  还是同样的套路,好骗的许以荣华富贵,不好骗的就恐吓殴打。这些女性都和赵富强发生过关系,案件通报中的 9 名女性同犯,其中 3 人先后与赵富强有过婚姻关系,至少 6 人与赵富强育有子女。

  她们会劝说那些不够 听话 、被殴打的女孩,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,都要为公司献身。

  一些 表现好 的女性,其直系亲属也会被安排住进小红楼,他们拿着赵富强给的钱,听从赵富强的安排,吃请、性贿赂、寻衅滋事,香港六合水果奶奶。壮大着赵富强的黑色帝国。

  一名女性(隐去姓名),由于家中出事,被赵富强以有关系为由骗至红楼,成为权色交易的一枚棋子。

  事情最终当然没有解决,2017 年,该女性被赵富强拳打脚踢一个小时,随后又被强奸,她向母亲打电话寻求帮助,结果其母亲也遭到殴打。

  后来,在去取钱的时候,该女性向柜员求助,终于报警成功,但警察没有例行的验伤程序,也不做笔录,反而表示,跟着赵富强不是挺好的。

  他将这名女性严加看管,并连续 10 日强制为她注射催卵针,还将其安排到黑诊所取卵,造成腹腔严重积水,如同怀孕六七个月。

  这名女性,经过不断逃跑和一些 秘密计划 ,终于在 2018 年 6 月成功逃离红楼,尽管更换了住址和联系方式,依然被赵富强找到,以裸照、视频以及出生的试管婴儿为要挟。

  另一名女性,也在遭遇暴力、监禁、取卵之后,成功逃离红楼,但赵富强以代孕的孩子相威胁,到处散发带有结婚证截图的寻人启事,连警方都表示,你搞不过他的。

  2018 年 11 月,一封举报赵富强残害女性,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的举报信被交予上海市纪检委。

  2019 年 3 月,赵富强与该女性的离婚诉讼开庭,赵富强态度嚣张, 全程低头摆弄手机 ,据说,他已经通过 内部渠道 ,打听了案件走向。

  所以在庭审当天,原告女性豁出去,以微信群发的方式,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、嫖宿,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、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。

  当时,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,两封举报信被反映上去,督导组要求严查问责,赵富强的保护伞,终于撑不住了。

  赵富强似乎也 颓 了,他给举报者发消息, 你把我害惨了 , 都搬走了,都搬走了 。

  2019 年 5 月 15 日,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提前知道消息的官员给赵富强通风报信,称抓捕在即,劝他赶紧跑路。

  当晚赵富强即带着三名女性逃回泰兴老家,但还是在次日下午,被警方抓捕归案。

  2020 年 9 月 22 日,上海二中院一审判决,首犯赵富强数罪并罚,被判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其余37 人分别被判处 2 年 6 个月至 20 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案件甚至引发了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 地震 ,政法委书记、法院院长、公安局副局长、派出所警察、工商所领导等至少 13 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企干部被牵涉集中。

  2020 年 12 月 30 日,上海市高级法院二审开庭,宣布维持原判。

  后来,在上海滩站稳脚跟的赵富强,不仅娶到了好几个老婆,还有好多孩子,他在老家捐修了 富强路 ,每次回去都乌央乌央带着一队人和车,排场之大,全村轰动。

  其实从 90 年代末到 10 年代初,曾爆出很多这样的贪腐受贿案,比如酷玩以前写过 金融第一贪 的赖小民,比如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。

  在一个国家快速发展的过程中,总会不可避免地出现这些在暗处滋生的毒瘤,他们在钱权色的交易中不停地敲骨吸髓,似乎可以无法无天。

  我也希望,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个人,在看见任何一个黑暗面的时候,都要记得拿起手中举报的权利,不要让正义,迟到那么久。

  程维,《实探涉黑巨人贾赵富强的上海 红楼 :奢华装修和香艳往事,还藏了什么?》,发布于 等深线